Google Adsense电子支付的交税问题

2009年8月26日

今天发现Google早在21号就通过电子支付直接将广告费支付到我招行卡里,有了电子支付就是方便快捷,支付都在不知不觉之中。还有多少人体验到Google AdSense的电子支付了呢?听说Google AdSense以后会强制中国帐户使用本地化的电子支付,但是这里有一个个人劳务所得税的问题。简要说明一下。
直接举例:
如果你的Google Adsense本月收入少于800元,电子汇款给你的话,就不需要你缴税。
如果你的收入是大于800元小于4000元,比如是X元,那么你需要交的税费应该这样计算:(X-800)*20%
如果你的收入是大于4000元小于2w,比如是Y元,那么你需要交的税费应该这样计算:(Y-Y*20%)*20%
如果你的收入超过2w的,属于非正常人收入,属于火星人收入,那就有另外的规定,详情:http://www.gov.cn/banshi/2005-05/30/content_1757.htm

美剧备忘录

2009年8月18日

《越狱》,《最后一越》都完了,算是看的第一部完整的美剧。再也等不来下一季,只有去回味。
《英雄》(Heroes),刚刚看完第三季。第三季分为上下两卷,所以很多人都以为下卷是第四季,其实《英雄》第四季即将在九月份回归屏幕。第三季结局:Peter的哥哥Nathan Petrelli死掉了,Matt Parkman向Sylar大脑里注入Nathan Petrelli的思想与回忆,于是Sylar变成了“Nathan Petrelli”。期待第四季。
《迷失》(lost),第五季刚刚看完。大洋航班的六个幸存者被各自的命运驱使,即将返回岛上继续他们征途。这次他们回到了过去,回到了达摩计划正在关键性实施的那一年。JACK抱着氢弹最终炸掉了那个喷井,John locke死后神奇复活,并且带着ben 杀死了Jacob。第六季一定更加精彩。
《反恐24小时》,第七季已经看完。剧情早已经忘记了。反正一个故事就是24小时一天,每一季的剧情联系不是很密切。

还有什么好看的美剧,欢迎推荐给我。

美剧真折磨人。

我们都需要强有力的执行力

2009年8月2日

什么是执行力?按我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:当我们想到要做某件事情的时候,一定要立刻去实施,一定要行动起来。没有时间,没有精力就是借口,一天24小时,好好回想一下自己虚度了哪些光阴,如果把那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清除掉,那就能创造条件与环境去执行!
昨天我给今天定了一个计划:理发。然而,我今天一觉睡到中午一点钟才起来。难得的一个周末休假日,补充睡眠,OK没问题。那整个下午呢?我看了一下午的美剧《迷失》!其实我完全能够抽出一个小时出去理发的,就是因为我没有执行到位。
今天下午观看了美剧《迷失》第五季,距离看前四季有好几个月了,现在再看我都想不起以前的剧情,很多镜头都没法回忆。《迷失》第五季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,可是我一直拖,一直拖,拖到现在才看。我曾经想看,但是一直没去做。
工作室有个网站,我一直看它不顺眼,页面相当糟糕,同样的流量,销售量远远不及另一个网站。从我接受这个工作起我就打算给他改版,美工好一点,用户体验好一点,广告做好一点,产品突出一点。但是五个月过去了,我还是没有改版。曾经我做了一个DEMO页面出来,中途莫名其妙地放弃了。这就是我的执行力有问题!

大会归来

2009年7月12日

v昨天去参加了一个重庆本地的站长大会,2009中国互联网联盟(重庆)高峰论坛,名称取得挺牛逼的,结果惊动了重庆市party,来了几个领导,一上午的时间就被他们占光了。这些领导讲话真深奥,针对一个要点可以引经据典,旁征博引,撒豆成兵,浑浑噩噩地拓展半天。领导们说:“(此处被Green坝拦截三万字!)”。
会议设置在解放碑四星级世界大酒店,平时的站长们一个一个面容憔悴,但是今天都精神抖擞。从外地来的那些有名的站长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猥琐,都是春风满面。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不上镜,在网上的照片都丑化了自己,实际中个个都蛮帅气的。

毕业周年祭

2009年7月4日

时至今日,毕业整整一年,实际工作经验一年半。这期间,我走出校门,也迷茫了整整一年。看到现在刚出校门的学弟学妹们,看到他们刚工作时的状态,我知道他们大部分正在走我曾经走过的路。也许这是每个人从校园到社会必经的历程。每个人都青涩,幼稚过,所以我们不必为此害羞。
我还会迷茫吗?我不知道。现在我手头有一份繁忙的工作,所以我感觉不到迷茫。如果当我再次站在择业的十字路口时,我会不会还向以前那样茫然失措呢?我真不知道。这个社会中错综复杂的关系,我接触的只是冰山一角,我还没感觉到自身的核心竞争力,我认为我什么都了解点,但是都不精。一个优秀的猎职者绝对不是这样的,他一定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以便走到哪里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所以,我做得不够,我会继续努力。
还是在学校的日子好,现在好怀念好怀念。即使对我来说那是一个生活比较拮据的状态,但是很自由,每一天都充满激情。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处处都是压力,每一天都腰酸背痛的,每一天都围着工作转呀转啊转的。环境真能改造人呐。

转鸡巴正!(二)

2009年6月27日

转鸡巴正!(一) :http://www.boy110.com/note/368/

最后这点才是关键,我开始燃起的那点希望彻底破灭了。这是我曾经预料了千百次的结果,而且我曾经也为出现这个情况想了很多条路,包括我可以去找镇上的一个干部去通融通融关系,目前我们和那个干部关系还是挺不错的。但是,当我24号早上接到村党支部书记打来的电话时,我满以为这次我或许可以按正规手续来,不花一分一毫就能把这个事情搞定。这样入党之后我也能心安理得。
能驱使我赶回来办理这个手续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,大学时,我从来没请我们辅导员吃过一次饭,也许是他看我太优秀了,或者是他自己良心发现了,在毕业最后一年里,他把我的名额报了上去,而且耐心地帮我搞完那么大一叠资料,这点我很感激他,我也希望能顺利入党免得辜负了他当初对我的期望;二,时间都到这个地步了,就差一步了,我怎么也得试试吧。
但是!当我走到这最后一步,这关键的一步时,我想退缩了,我想逃避了,我对这个入党彻彻底底地失望了。我对我们这个村,这个镇政府彻底失望了!我相信,如果在其他学校,单位入党转正是一件很正式的事情,只要条件满足,转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但是,这种龌龊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时,我想吐,我反胃。

转鸡巴正!(一)

v24号,我们那个村党支部书记给我打电话,叫我回去办理预备党员转正的相关手续。这六月份以来我也一直在盘算着要不要回去转正。因为我想,要转正,按照惯例免不了要贿赂那帮龟孙子,至少也得请他们大吃一顿。为此,我和父亲设计了几种找关系的方案。工作忙,时间一天天过去,都快月底了,转正的想法越来越淡。24号早上接到村党支部书记主动打来的电话,感到一丝惊奇。这说明什么呢?说明他们对党员的培养还是正视的,我转正也许有戏!25号一早赶回家乡。
回去匆忙,我还来得及准备任何材料,因为我一下午加一晚上赶写了四份思想汇报,一份转正申请书,写得我手都快断掉了。

工作责任心

2009年6月23日

憋不住了,想谈谈这个东西。
大约两个月前,我给他们客服部写了一个外链执行计划,专做论坛签名。开始的时候是老板在检查他们每天的工作记录,后来在我检查的时候,发现不少问题。他们做得不好的地方我觉得情有可原,毕竟他们以前没做过,而且对论坛这些互联网产品玩得不够熟练,让我气愤的是有两个发给我的工作记录中有作弊的手段(第二天外链记录中的论坛列表是头一天的,仅仅是把签名里的网站地址修改了,把BBS列表调换了下顺序,相当于头天的工作白做!)。
我气愤的原因:一,外链计划不能有效地执行,网站优化没有效果,我的工作也白做;二,以为我是个大老粗,不会发现这些,想蒙混过关;三,这样的工作责任心,我第一次遇到。
我毫不留情面地私下警告了他们一次。
过了几天,我发现他们在私下交换论坛记录,为的是免去了寻找新论坛的麻烦。我在工作手册中强调了不能这样做。我再次警告一次。

夜.上海

2009年6月19日

好久没看电影了,今天刚又接了一个小单,一个小企业网站,一个二手货,即使是如此忙,我还是抽出了两个小时来观看一部电影。我选择了一部有关爱情题材的电影《夜.上海》算是净化一下烦躁的情绪。
《夜.上海》是一部很好的电影,由赵薇和一个日本人本本雅弘主演。林夕(赵薇)是一个出租司机,眼看着自己心爱人和别人结婚,自己还要笑着去祝贺;水岛直树(本本雅弘)是日本化妆界的名流,曾经和女友奋斗到现在,但是两人的关系逐渐变成工作上的依赖,那种感觉正在渐渐迷失。水岛直树到上海来参加一个音乐节,晚上出去散步迷失了道路,撞上了林夕的出租车。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在出租上度过了一夜,彼此倾述自己的故事。
最终,林夕鼓起勇气向暗恋的人不那么自然地表白了,还勉强地给了一个拥抱;水岛直树最终向女友提出了分手,双方都解脱了。

第一次领工资的感觉

2009年6月13日

今天高中同学李长清给我说,第一次领工资,感觉很失落。因为钱是别人数给你的,而且又少。
我生平的第一次薪水不是公司财务数给我的,而是直接打在了招行卡上,所以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。突然被告之工资已经到账,于是赶紧去查,妈妈咪呀,我的卡上有八百三十多块钱了。这是我的第一笔财富。以前我的银行卡里从来没有这么多钱,都是父母按月往里打上三四百块钱。想想八百块钱,够我两个月的生活费用了。那次感觉一般知足吧。
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个餐饮公司下的中式营养快餐店,月末领薪水了。我们长途跋涉达到公司下的另一个酒楼,几十个服务员排队排得老长老长。门口一门卫挨个挨个地喊名进去,和医院排队就诊时差不多。桌子上摊了一大堆钱,金光闪闪,可惜只数给我了十张,财务数了两遍,然后往我面前一甩,幸好两手接得快,不然就会滑到地上,到时候零零散散地铺在地上,自己还得撅起个屁股去捞。紧紧地捏着钱走出来,突然担心起这个钱是不是假的,因为没有过验钞机,一身冷汗。那个感觉相当地不爽!我看着那长长的队伍,和接受施舍的乞丐一样,每个人脸上都饱含着笑容,但就是绽不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