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赚牛人的人品问题

2009年11月10日

这个网赚牛人我相信很多做网站,尤其做过国外广告联盟CB,CJ的人都知道他。月入很多万美元的他移民了,他的话一直是网赚界的圣经。
做SEO的应该都听数过王通,虽然他们赚钱的层级差别太大,但是作为他们各自的行业老手,而且都是实实在在地赚钱了的,人们对他们的评价是毁誉参半。
说实话,我对上面的两个人都不甚了解的,但是我和大多数人一样,有些崇拜他们的赚钱手法。他们够聪明,能够利用自己有限的技术,资源创造出最多的货币。对于网络上对他们的差评,我想也许是有些无聊人士的嫉恨罢了。但是这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。
我的一个博客和此牛人的新博客交换了友情链接。我想网赚牛人的思路一定是值得借鉴的,于是我订阅了他的博客,并且是每篇必读。在开始的一两月里我确实读到不少的好文章,受益匪浅。前几天,我又读到一篇文章,感觉写得太好了,太有共鸣了。突然,突然!我记起这篇文章是我一个月前写的!我立马去翻,确实是我的那篇文章,他拿去改了一下标题,文章内容百分之九十九没变,算是他的原创文章了。大家都知道原创一篇文章是不容易,是时间和精力的代价。这好像不是一位“大师”人物做的事情。一时我有些想不通。

PHP+MYSQL网站的空间转移,数据备份恢复问题

2009年10月25日

我接触的大部分站长都是使用的PHP+MYSQL系统构建网站,主要是这类网站相对安全,而且执行效率高,速度好。可他们不像ASP+ACCESS类的网站那么方便,要转移空间备份恢复数据都很简单,直接打包就成。PHP类的站要复杂一些。
今天我花了几个小时转移了一个以Ucenter1.5+Uchome2.0+Supesite7.0搭建的网站。这个站我做了一年多了,但是平时没有去管理,连这些系统的操作都不是很熟悉。而且康盛公司开发这个系统有了一个创意就是出了一个Ucenter,它可以整合康盛旗下的很多产品,外面也有很多系统专门开发了Ucenter接口。我就一直没有详细去了解这个Ucenter是怎么回事,他和其他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,没搞清楚他们之间是如何整合数据。所以,我要备份数据都不知道是只在Ucenter里备份数据还是每个系统都去备份各自的数据。我甚至都不知道转移服务器的时候,他们应该按怎么样的顺序去安装。他们之间的逻辑关系很重要。
我前几天试着转移了一下服务器,发现出了很多错误。于是今天我下决心查资料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清楚了,主要把他们之间通信的原理搞清楚。所以,今天一次性就搞定了。

最近变懒散了

2009年10月24日

这段时间以来,父母都到外面去工作了,很难得回家一次。于是,我就一个人住在这里。一个人很自由,很安静,我很喜欢这种生活状态。一个人的日子,有时候连饭都不想煮,就吃方便面,吃面包。这样子过了一小段时间发觉不行,就又开始做饭了,中午带饭到办公室吃,经济节约方便实惠。
晚上回家吃完饭就看电影,看一部电影也就到了十一点多,再更新一会儿网站,看一下订阅的博客,逛逛行业论坛,杂七杂八地做点无所谓的事就到了凌晨两点,睡觉!
早上到办公室,这里看一点新闻,那里收几封邮件,查查网站收录,排名就到了中午十二点,然后吃饭,一点钟开始睡午觉。睡到两点,好像才开始一天的正式工作。如果客服谁的电脑中毒了,死机了,我又要过去看看,差不多是两点半三点钟才能稍微那么集中精力工作。进入状态没多久就是六点钟了,下班了。又回家买菜做饭看电影。

职场悲喜录

2009年10月5日

我现在是越来越爱上天涯论坛了,重庆天涯板块。一直都清楚天涯论坛在论坛中崇高地位,但是我讨厌那个版面,我觉得一点美工都没有,乱糟糟的,所以账号06年就注册了,但是一直没有去逛。经过这个把月的使用,发现一款好的互联网产品,内容真是第一。那个上面有很多很多热心的网友分享自己的经验,或者是在上面表现自己的才华,所以版面设计倒是其次了,而且那上面有大量的资深网民,改版恐怕会引起不好的反应。大家要的就是那种归属感,那种家的感觉。
重庆天涯板块上,有一类帖子是最容易被版主置顶的,那就是写自己的职场经历的。这类帖子最好写,最真实,也最容易受到大家的关注,现在的工作都不好找,而且工作压力大,不好做。看主题贴,再看那些跟贴,你发现天涯上聚集了一群很可怜的人,也就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,当然其中也会冒一些功成名就的人。天涯就好比是一个社会的缩影,了解民情的最佳去处。
连看了好几个有关职业生涯的帖子,很感人,获得很多启示。看他们的经历,自己也就知道了自己如何去做,做得更好。看到那一个个从最底层摸爬滚打,逐渐成长为职业经理人,发展成为老板,感觉自己也受到了鼓舞。每个人走的道路不一样,但是似乎都有一个规律,一个大的趋势,就是只要你用心去做,努力去做,哪怕你走很多弯路,你总有得到回报的那一天。一定要坚持地做,并且为人要正直,诚实。

城市包围农村

2009年10月3日

有朋友问我国庆节是否回家乡。嗯,我也是有打算要回去一趟的。
每次回家乡的那一天最高兴。然后的日子就是到处走走,看看农田的庄稼,在小镇上转一圈,再到县城里溜达一下,就算解了乡愁。而且往往是独自一人,安安静静地。说不上是不是寂寞。
家乡已经看不到同龄人了。年轻们都外出打工,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,田地荒芜,杂草丛生。没读过幼儿园,学前班,小学同学好像就我没结婚;初中同学绝大部分都结婚了,没结婚的都是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;高中同学全部没结婚,不过也是分布在各大城市。所以,回家乡想找个人玩很难。太难了。
每次回去都会感叹,人都到哪里去了!我们那个小镇一年比一年变化大,现在到处也有了格子楼,即使有那么大把大把的房子空着没人买,开发商还是那么热情高涨地修了一栋又一栋。变味了,都像城市了,大家都是城市居民了。

社会工程学的威力

2009年9月28日

以前时有耳闻社会工程学这个概念,现在开始有一点体会这个社会工程学的威力了。百度百科上有关社会工程学是这样解释的: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118411.htm
个人觉得以上解释并不全面,而且可能有人根本就看不懂这个社会工程学的意思,不能体会它的妙用。这是一门非常复杂的一门综合性学科,一般人能体会到它已经很不错了,能够简单运用的话,那会帮助你解决很多高难度的问题。下面我举两个运用到社会工程学的简单例子,看看人们是怎么利用这个理论的:
一,运用社会工程学进行黑客行为。
黑客行为中,较为常用的比较肤浅的思路是:拿下你网站的后台管理账号密码—上传木马,拿到你整个网站的shell—提权,拿到你网站所在服务器shell,进而达到了完全控制的目的。
如果第一步不能拿到你网站的后台账号,那么黑客可以旁注,就是拿到同IP下的其他站点,最终取得服务器shell后再来整你网站,曲线救国的道路。这个就是要靠一系列的工具和过硬的技术了。如果站长防范得好,你根本没法通过工具技术手段拿到管理账号和密码,怎么办?

离职那点事儿(一)

2009年9月20日

怎么我又要离职了?可能会有不少人认为我就是一个跳槽狂,三心二意的,不踏实,不好好干,眼高手低,而且是太自以为是,想起一套做一套。目前为止,我待过最长时间的工作就是目前这份吧,已经七个月了。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这个行业的人员流动性很大,还是我有以上的缺点。互联网是一个高危行业,我们每天都在透支自己的身体,难道需要不断地变换岗位,变换环境,变换角色来调整自己么?
上次老大在QQ群给我和另一位主管说,做到年底,我们就把股份重新分配一下。我马上就私下给他说:股份分配的事,就不要考虑我了,我没打算长期在这个工作室做下去。我另有打算。然后我就直接挑明了我的去留意向。我的明确意思是:最多做到2010年初我就要离开。也就是还能在这里呆上两个多月。

离职那点事儿(二)

离职那点事儿(一)

本来我还想再做上两个月,把目前遗留的工作问题尽最大努力去解决了再挥挥手离开,因为我也不想让自己感觉离开是为了逃避目前的困难。我想走得坦然些,毕竟工作室里的人对我都不错,基本上是我需要什么他们都能提供协助什么。我一直就扮演着网络营销主管的角色。
问题来了:
前几天我跟老板挑明我的去留意向之后,我就感觉不是很舒服。当老板知道一个员工已经打算要离开他了,那么以后的相处多少有些不爽。他说:我就喜欢你这种坦然。当真么?我选择毫无保留地表明自己的立场,在某些人看来有些稚气十足,但是我认为我应该对得起他,让他现在就开始物色新的人员,毕竟我一走,这个职位就空白,而且在重庆招那么一个人到工作室来很难很难。他对我很好的。

离职那点事儿(三)

离职那点事儿(一)
离职那点事儿(二)

他确实很不愿意我离开。我的言语中很坚决,他也没办法。我想应该他去郁闷了吧。
第二天,婷(他老婆,在工作室做财务发货方面的工作)就来劝我。事情不好描述,直接上聊天记录:

复杂的小孩

2009年9月12日

再过个把月我弟弟的小孩就要出生了,他整天提醒我做好升级为“伯伯”的准备。他做好当爸爸的准备了吗?
看着自己的小孩有无到有,由皱巴巴的一坨肉变成活蹦乱跳的小孩,那种来自大自然的成就感,那种天伦之乐也只有父母双方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吧。我作为宅男军团中的一员,我是很讨厌小孩的,尤其讨厌那种分不清是调皮还是捣蛋的小孩!不知道这是否能代表80后宅男中的一种心态。
小侄女经常会过来玩。她是一个只吃肉不吃素菜,爱打网页游戏和手机手机,长得瘦瘦弱弱的一个小孩。其实偶尔接触下发现她活泼可爱,天真美丽。当接触久了就会发现:父母将一个小孩养大成人,真的是操碎了心!尤其是抚养一个性格比较开朗,不那么“懂事”的一个小孩。
小侄女好像在读小学一二年纪了。有一天,表嫂带着她过来找小凳子,因为老师交代每个学生要在明天带小凳子去开会。我们这里有两个小木凳,非常小巧结实,而且并不笨重,像是为小学生开会定做的。可是小侄女她不要,哭着闹着不要。表嫂问她要什么样,她只说老师说这种不行,具体要什么样的她也不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