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历山大

2011年5月22日

昨天晚上发现了自己以前一个QQ号里的日志,那是我第一份工作时写的。写得很简单,短短几句话凑成一片日志,现在依稀记得当初的工作和生活状况,但是对于其中指点到的具体事或物要回忆很久才能有个印象。所以,继续博客下去很有必要的。未来的一天回头看看这些点滴历程,肯定会有一番滋味。

最近的工作压力不是一般地大啊!有几次都要感觉崩溃了!

运营部四个人都走了三个了,一个被开除,一个回家生孩子,另一个主管估计也是压力遭不住主动辞职了。

老板培养的一个技术骨干也离职了。

至少坚持八个月

2011年3月23日

很久没更新博客,这段时间我实在是太忙太忙了。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,一周又一周。在我们感觉平凡的一天,世界各地发生了很多事。惊闻一位高中同学的父亲去世了,前几天同事的外婆也去世了,一夜醒来大家都在抢盐,那些下黑心购买了几千斤的盐还没卖出去,又听说多国联军正在攻打利比亚。

做互联网产品设计这份工作已经五个月了,从什么都不懂,到现在较为熟悉,还是有一点点进步。这个过程磕磕绊绊,吃了很多苦只有我自己才感受得到。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,好像工作不是很在状态,老板吩咐的事情不是未按时完成,就是做出来的东西得不到认可,经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!

我的高中同桌胡伟

2011年2月9日

v高中时,胡伟和我同桌了至少一年,直到高考毕业,具体多久已经记不清了。
关于他的印象,似乎不多,只记得他爱踢足球。见过他进网吧,没见过他打网络游戏。每当我们晚上翻墙出去打游戏时,他可能在看足球赛或者打PS游戏。
学习成绩很不错,至少我的考试分数从来没超过他。他尤其擅长数学和物理,这是我所羡慕的;他的英语应该算全班最差的吧,经常考一二十分,这点我可以找到点自信。
我陪他们踢过足球,胡伟的体力很好,全场跑。
皮肤不白,脸上有一绺暗暗的皮肤,疑似疤痕,疑似胎记。口腔有些异味,因此我曾一度不喜欢和他讨论学习问题或说话。但他好像很喜欢和我说话。

2011年的年货

2011年1月24日

今天在公司领年货了,一小袋米,一大瓶花生油,两袋木耳,一罐纸裹糖,一瓶麻油,一小瓶酱油。提着回家,很费劲,走百来米手就酸了。而且提着那玩意儿心里不是很爽快,看着这架势都知道公司发年货了,感觉路人都有种不削的眼光。发都发了,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但总不能搁在办公室里喂养老鼠吧。拿到家里父母还是觉得很高兴,毕竟是吃的东西,因为他们没进过什么公司,对公司的这些福利总是很感激,很意外。

每到这个时节,网上总会传来同行里某某的年终奖发了多少,都是几万十几万地发。不能比啊,那些上市公司效益好,总有一天我也会进入一个让自己自豪的互联网巨头公司。到目前,我得过的年终奖好像没超过五百,得了几次忘记了,本来工作经历也就三年。

你是哪种睡姿?

2011年1月5日

我从小都不太会睡觉,喜欢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。从小跟着爷爷睡,我习惯用膝盖高高地顶着铺盖撑起来,爷爷说要灌风进来,于是我伸直了脚,一会儿又撑起来了。然后长大了些,我就一个人睡一张床,这时就想怎么动就怎么动,在夏天的时候我床头睡觉,第二天就睡到床尾那边去,清晨起床感觉还挺新鲜神奇的。再后来我到了高中住校,小小的单人床不够我翻滚,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,每天半夜都要起来在地面捡铺盖两三次。读大学的时候,床边有铁架子挡着,铺盖才偶尔掉下去。工作了,感觉睡觉安稳些了,铺盖很少掉地下,再也没睡到床尾去。前几天,在女朋友家里,半夜我醒过来,发现女友贴在我背上睡,第二天才知道是我把铺盖都卷走了,我也侧身睡到床沿边去了,女朋友没铺盖,又冷,又怕凉着我的背,只有贴在我背上睡。哎,真是对不住她。第一次这样,第二次又这样,这坏毛病何时才能改掉呢。

听说根据一个人的睡姿可以测出TA的性格,看看你是哪种睡姿?

2011年,你期待什么

2011年1月4日

时光匆匆又一年,在这一年中,你得到了什么?获得了什么?计划了什么?完成了什么?今天我又签了一份转正合同,把自己卖了一年。在签合同时,第一次写着那2011年感觉好别扭,这么快就是2011年了。时间快得让人捉不住,顿感青春易逝,世事沧桑,人生捉摸不定。

不由得发出一些感叹:有意中人赶快去追吧!有相爱的人好好呵护珍惜吧!过去不愉快的事就让它们过去吧,不要让它们左右你2011的生活!有份工作就好好地珍惜,努力地干吧!身体健康也不要忘记坚持锻炼!

新同事

2010年12月13日

公司来了个新同事,有些特别。
他在参加第一次工作例会时,站起来做自我介绍,显得很腼腆,有害羞。最引起气氛紧张的还是他开口说话,说话缓慢,一个字一个字使劲地吐出来,感觉他很吃力,听者也感觉吃力。他越是紧张,越是说话不顺利。但他脸上始终带着一种笑,一种腼腆的微笑。

最开始印入我脑海中的两个字是:残疾。后来我感觉严重了些,对别人不尊重,就往别处想。跟他见面的次数多了,更加觉得那不是残疾。也许是天生的,也许后来生病造成的,就是说话不利索而已,仅此而已。

老革命二舅

上个周末,我去女友梅梅那里见到了她的二舅。

在上上个周末就得知他想看看我,看看梅梅新交往的男友如何,感觉他很重视这个事情。这个二舅不是亲舅舅,隔房的,但丝毫不减那份关怀。七十几岁的退休老人,但是精神矍铄,身体素质较好,左手因为骑自行车被一摩托撞了受了重伤,还未痊愈。第一次见到,我以为才五十多岁。心想作为一个二舅他这么重视梅梅,我就去买了一盒茶送给二舅,梅梅说我是在收买他。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,只是出于礼貌送小礼物而已。

铁饭碗

2010年12月8日

从我读书懂事起,长辈们一直都在向我灌输一种思想:将来一定要拿到铁饭碗。在他们的眼中,读了大学进了单位就等于捧到了铁饭碗。至于什么是“单位”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。但是他们肯定不知道,现在那些什么公司工厂和以前的公司工厂不一样了。现在还很少有人会在一个公司工厂干一辈子,等老了还由公司工厂每月按时发放养老金。现在的公司工厂说倒闭马上就倒闭了。非要说现在哪些工作是铁饭碗,也只有军队政府部门了吧。

现在公务员的问题有些严重,我想,在我们80后有生之年一定会看到一次什么变革的,所以他们也不是绝对的铁饭碗。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,很赞同:所谓铁饭碗,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,而是一辈子到哪里都有饭吃!

不负责任的男人

2010年12月1日

我有一个表姐夫,江苏人江阴市某镇人,大概两米的个头,很瘦很瘦。早在大约十年前,我就听家乡人说,表姐要嫁在江苏,但是那个男的似乎不太好。后来细细一打听,原来那个男的刚坐了两年牢出来。我幺姨在家里很是担心。后来又听说表姐想回来,但是走不脱。家乡人一听更加急,以为表姐被阻拦了,强迫留在当地。于是我父亲赶去了江苏,要把表姐带回来,我父亲外表看起来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很有威严的样子。当我父亲到了江苏的时候,表姐亲口说不想回来,要嫁在他们家。我父亲没办法只得回来。也不知道是被威胁了,还是自愿的,当时表姐也比较小,大概20岁吧,好像初中都没读完,出去打工,对外面很向往。就这样嫁到他们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