贪图安逸生活的小丑

2014年2月9日

不知不觉三个月又快过去了。今天是年假的最后一天,最近两三天一想起快要上班了,心理就纠结得很,一想起2014年即将面对的工作,心理感觉压力很大,很大,以至于我有两天晚上梦到工作梦到同事。

十三天的年假是一年中最长的假期了,我一如既往地回到老家看望婆婆爷爷,给他们买蔬菜,给点他们生活费。只要是婆婆爷爷想要的东西我们都会买回来,用自己赚的钱分享给婆婆爷爷,感觉很有成就感,而且很痛快。爷爷的头发更花白,好在他依然那么健康那么健谈;婆婆的身体状况比上次回家看到要好得多。

记得上次元旦节回到老家,婆婆说到了晚上全身都痛,彻夜彻夜地痛。望着婆婆疲倦的表情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我不知道能做什么,马上就九十岁高龄了,身体各个部分越发衰老,这一切好像很正常很无奈。到镇上医院去看吧,基本上解决不了什么问题,即使再舒适的小车来接送,对婆婆来说都是无谓的折腾而且很危险。我曾经无数次地预想过婆婆去世的各种场景,有时候特希望婆婆能安详地尽快终老,减少痛苦,但又不愿意她离去。因为一旦离去,我将永远也不能和婆婆交流,永远也感受不到她手掌的温度,永远也看不到她的音容笑貌,她将孤独地长眠于冰冷的地下。想着想着就会哭。

今年过年,表格表弟表姐表妹等在外打工的亲戚回来了很多人,但也很难聚在一起海阔天空地聊,都成家了,都有自己家庭中的事。即使坐在一起,感觉也没有多少可以聊的,只是握握手,拍拍肩,见面微笑微笑,等到他们离去又感觉有无数的话没说。很矛盾。

在老家呆了六七天,老婆要上班了,要带女儿回合川家。在老家农村生活起居感觉各种不方便,女儿要回家我又很舍不得,想多陪一两天,于是丢下婆婆爷爷跟着回合川了。走的时候婆婆说:若你走了,我怎么习惯呢?再也没有热腾腾的洗脸帕递过来了,很难吃到好吃的饭菜了。我叹一口气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特别自私特别畜生,心口不一。想着婆婆爷爷在家孤独受苦,我却一心想逃离那个农村,贪图安逸的生活。这是人的本性吗?此时此刻,我不知道婆婆爷爷在家做什么?那种孤独与期盼,是不是我将来感受到时再来泪流满面?

我越来越觉得,我就是个贪图安逸生活的小丑;更可悲的是我能意识到这个问题,但却不愿意行动做出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