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欲养而亲不待–想念婆婆

2016年4月1日

马上就要到清明节了,已经计划明天一早回老家,回去看望年迈孤独的爷爷,回去给已故的婆婆烧香。

婆婆已经去世一年多了,但感觉这一年的时间好短。现在还能时不时地梦见婆婆,想念婆婆。想到婆婆,脑海中她要么是坐在床上陪我聊天的情景,要么是她杵着拐杖看我远离的身影。基本上想不起她中老年的样子了,只能记住她晚年的时光,我有时候会担心以后我连婆婆基本的模样都会忘记,还好我之前手机照了很多照片。

很多时候在很多地方,触景生情,想到婆婆,人多时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人少时让眼泪肆意地流。也会时不时地脑补奶奶现在躺在棺材里是什么样子,腐烂了吗?她还会不会有感觉?

当时看到婆婆躺在棺材里,眼睛嘴巴紧闭,感觉婆婆这是永远地离开我了,意味着她可能听不到我们的声音,也看不到我们的面貌了。那她的那些思想和记忆去哪里了?凭空消失了?那时那刻,我是多么希望有灵魂这个东西,即时我们看不到婆婆,但只要婆婆能看到我们就可以,至少这也是一种联系。

婆婆的去世,我感觉心有不甘,以后还有好多好东西她都见识不到了。她把我拉扯大,我都还没来得及照顾她,她还没享受到应该享受的。之前我也没好好陪她,一年365天,我陪伴的日子不超过65天。

婆婆的去世,最让我心痛的是,我没有找到可以让她安逸地离去的办法。婆婆90岁高龄,受到糖尿病重重折磨,一直折磨到最后一口气。想起婆婆在床上痛得翻来覆去、热得全身发烫、冷得全身发抖,婆婆拉着爷爷的手说,好痛苦,不想活了,我们却束手无力,特别无助+无能!我自己都想去死。

婆婆说,你去上班吧,别耽误工作,我在她床前哭啊哭,婆婆也一起哭,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一走,有可能我们再也见不到彼此了。我回去上了一个星期班,又回来看婆婆,婆婆越来越严重了。之前只是间歇性地痛苦一会儿,我还能煮点她想吃的猪肝汤,后来已经吃不下东西,而且每次痛苦的时间更加长,输液也输不进去了。感觉糖尿病发作时比一刀一刀插进你身体还要痛苦万分。

有那么一两次,婆婆感觉自己即将离去,让我们把她抬到凉椅上。我握着婆婆的手,静静地等待,等待着婆婆睡着,昏着,期待着婆婆不再醒来。即使我再舍不得婆婆,但我那时那刻希望婆婆解脱。但过了一会儿婆婆又醒来,痛苦地说,怎么又醒了,不想醒了。

又把婆婆抬到床上,看着婆婆昏睡的状态,我想过是否用枕头把婆婆捂着,就这样让婆婆离去。我多次都在狠心,但还是下不了手。因为那几分钟婆婆一定会更加痛苦,我分不清被窒息时的绝望痛苦还是被病痛折磨时更痛苦。我是多么希望能找到可以让婆婆无痛苦无感觉安乐死去的药物。

周末2天很快就结束,爷爷拉我到外面说,婆婆不让你去看她了,婆婆让你悄悄地走,不然分别的时候你难受,婆婆会更难受。婆婆不想让我痛苦,我也不想让婆婆都痛苦,但我知道这次不看她意味着什么,但我还是决定最后一次听婆婆的话。

我偷偷地看了婆婆好久,离开了。在回重庆的路上,我都一直在期待婆婆能够尽快离去。除了祈祷婆婆能尽快离去,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让她更好的事了。大约又过了三四天,才接到婆婆离去的消息。我松了一口气,感觉婆婆不再痛苦了。

回去看见棺材里的婆婆,才几天时间,就变得那么瘦弱。婆婆是被病痛折磨的无法下咽任何东西,然后被活生生饿死的。我宁愿婆婆在最后几天一直昏迷状态,至少不再感受那又冷又热又痛。想起婆婆生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,痛苦地来,又痛苦地走,中间尝尽人间辛酸。

直到今天,一个人想起婆婆的时候总不自觉要痛哭起来,心中十分懊恼,懊恼自己没有提前出去打工挣钱,让身体还算硬朗的婆婆能过好那么一点点,等我大学毕业婆婆已经要杵着拐杖走路了;懊恼自己没有尽力想办法让婆婆无痛苦地离去。

对于婆婆,我从小大,我都没尽到应尽的责任。我感觉自己是个彻头彻尾地失败者,是一个没有孝心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