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的一些点滴事

2016年2月21日

已经有一年半没更新博客了,中途曾几次想停下来写点什么,但还是没动手,个人自制力不够,把时间都花在看电影看美剧去了。记得上一篇文章记录的是工作压力很大。

不过现在都记不清当时是什么工作了,好像是在话语科技做北京分公司的事。这整整一年半其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,都记不清了,能记得的都是那几件刻骨铭心的事,赶紧记录下吧,不然走过了岁月,缺感觉没留下什么。人是很健忘的。

一,2014年底,2015年前,奶奶去世,除了哭还是哭。我居然连奶奶走的是哪天都不记得了。

二,2015年新年初二,在老家和父亲吵了一架。好像也不算吵,反正是我一直哭一直哭,他一直哭一直哭,我哭的是想念婆婆,但我不知道他哭的是什么。

三,2015年3月份去考摩托车驾驶证,软过的那种。文考时,车管所的人让你坐着不动,由他们的人帮你做题;上车考时,因为我不懂规则,而且还是第一次去骑他们那个烂三轮车,考了三次没考过。到下午收班的时候,硬给了200元把我通过的,真他妈污。

四,2015年3月份,和表弟在重庆大公馆买了一台代步摩托车,新大洲本田大战鹰150,外型很中庸但操控很好,也省油。第一次骑摩托车上下班感觉很便利,有一天回合川,傍晚天黑的时候,不小心摔车了,左手手腕粉碎性骨折,大概一个月后恢复好了,又继续骑车。

五,2015年4、5月份的样子,幺姨夫右眼进了铁砂子没引起注意,然后引发真菌性感染,角膜溃疡严重得很,来到重庆大坪医院,我陆陆续续照顾了半个月,然后再转到外地医院去做了角膜移植手术。角膜移植后,貌似也不很成功,至少到现在他左眼还是看不见东西,不知道以后角膜是否能长得很好,希望很渺茫。但至少别再复发了吧。我们身体的任何地方,只要是真菌性感染都必须引起重视,因为现在能抑制、治疗真菌的药物就那么几种,很有限。

六,2015年6月1号,正式跳槽,从话语跳槽到一个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,职级差不多,都是部门经理,管理的人要少很多很多,但也不觉得是什么损失。我觉得我在话语没做出什么贡献,继续也做不出什么贡献。

七,2016年大概1月份,搞了一台大排量摩托车,红色benelli 600,简称BN600i,车重,但操控还是很好。2016新年骑回老家各种装逼,过年回到重庆就贱卖了。国产货就是国产货,有各种我不满意的地方,但大排的梦不会灭。过两年还是会再搞一台进口大排摩托车作为日常通勤。没骑过摩托车的人,是不了解摩托车的便利性,至于安全问题嘛,安全在于人,而不在于交通工具。

八,2015年底,爷爷得了流行感冒,由于没有人在家里,拖了很久。根据爷爷回忆,走路的力气都没得了,险些丧命。后来还是二姨上街路过爷爷那里,进去才发现爷爷病重厉害。 不过就是普通感冒,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孤独老人来说,就是绝大的危险,因为没子女在身边。所以,爷爷经过这件事后也想和我们生活在一起,我也因此有了一个新的目标:在重庆主城区尽快换房子,要换成三室一厅。这样,我、老婆、女儿、岳母岳母、80岁的爷爷就能生活在一起了。

这一年半之间,主要就只记得这些事了。所以,博客还是要坚持写,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,也算是人生中一个财富。

2 Responses to “2015年的一些点滴事”

  1. 小词说道:

    也十年了,亏你还没放弃写博客,一大段人生哎

  2. 尧尧说道:

    久违来访,愿一切安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