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念婆婆买的鹌鹑蛋

2016年8月14日

今天中午在家吃老婆煮的鱼,吃着吃着内心一阵酸楚,差点掉下泪来。因为我又想起了婆婆的一件事。

依稀记得婆婆那个时候走路已经很不便了,费力地杵着拐杖,走500米就要气踹嘘嘘地停下来歇息一阵子才能继续走。那个时候婆婆应该有80岁了,有可能那是她这一生中最后的几次上街。

我已经记不清那时我是个什么情况,应该是还没结婚,可能也没有女朋友,可能还在大学读书,又或者是我刚毕业工作没两年。听闻我要回家了,婆婆逛遍整个石垭镇,找到一个不太常见的商品:卤煮好了的鹌鹑蛋。婆婆买了十几个,用干净的手巾帕包裹起来,带回家。我回到家,婆婆满脸笑容地把鹌鹑蛋递给我,让我吃。我翻开裹了一层又一层的鹌鹑蛋,内心暖暖的,特别感动,感觉那个时候婆婆的整个世界里就只有我。

不知道如何教育女儿

2016年5月15日

女儿四岁半了,上幼儿园中班。

现在的小孩子都要比我们那个时候同龄小孩子聪明太多。我记得我小时候四五岁的时候基本都是懵懵懂懂状态,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而女儿,现在已经能明确表达自己的需求了,能明确对不满的东西表态了。

甚至时不时能从她嘴里说出一些只有大人们才说的话,感觉很神奇,不知道哪里学来的。

对于女儿,总体上我觉得成长得不错,只要耐心教,很多东西她学得很快。但她有2个毛病养成了,就是不满意时动不动打外婆,动不动就摔东西。我觉得这是2个很危险的行为,可能遭外婆外公溺爱惯坏了,想要纠正过来,但不知道怎么教。很明显,这种小孩你通过语言教导是办不到的,我现在就是打手板,每次打了她手板,她都说,不痛!但行为还是有所收敛。

子欲养而亲不待–想念婆婆

2016年4月1日

马上就要到清明节了,已经计划明天一早回老家,回去看望年迈孤独的爷爷,回去给已故的婆婆烧香。

婆婆已经去世一年多了,但感觉这一年的时间好短。现在还能时不时地梦见婆婆,想念婆婆。想到婆婆,脑海中她要么是坐在床上陪我聊天的情景,要么是她杵着拐杖看我远离的身影。基本上想不起她中老年的样子了,只能记住她晚年的时光,我有时候会担心以后我连婆婆基本的模样都会忘记,还好我之前手机照了很多照片。

很多时候在很多地方,触景生情,想到婆婆,人多时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人少时让眼泪肆意地流。也会时不时地脑补奶奶现在躺在棺材里是什么样子,腐烂了吗?她还会不会有感觉?

2015年的一些点滴事

2016年2月21日

已经有一年半没更新博客了,中途曾几次想停下来写点什么,但还是没动手,个人自制力不够,把时间都花在看电影看美剧去了。记得上一篇文章记录的是工作压力很大。

不过现在都记不清当时是什么工作了,好像是在话语科技做北京分公司的事。这整整一年半其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,都记不清了,能记得的都是那几件刻骨铭心的事,赶紧记录下吧,不然走过了岁月,缺感觉没留下什么。人是很健忘的。

一,2014年底,2015年前,奶奶去世,除了哭还是哭。我居然连奶奶走的是哪天都不记得了。

二,2015年新年初二,在老家和父亲吵了一架。好像也不算吵,反正是我一直哭一直哭,他一直哭一直哭,我哭的是想念婆婆,但我不知道他哭的是什么。

三,2015年3月份去考摩托车驾驶证,软过的那种。文考时,车管所的人让你坐着不动,由他们的人帮你做题;上车考时,因为我不懂规则,而且还是第一次去骑他们那个烂三轮车,考了三次没考过。到下午收班的时候,硬给了200元把我通过的,真他妈污。

四,2015年3月份,和表弟在重庆大公馆买了一台代步摩托车,新大洲本田大战鹰150,外型很中庸但操控很好,也省油。第一次骑摩托车上下班感觉很便利,有一天回合川,傍晚天黑的时候,不小心摔车了,左手手腕粉碎性骨折,大概一个月后恢复好了,又继续骑车。

五,2015年4、5月份的样子,幺姨夫右眼进了铁砂子没引起注意,然后引发真菌性感染,角膜溃疡严重得很,来到重庆大坪医院,我陆陆续续照顾了半个月,然后再转到外地医院去做了角膜移植手术。角膜移植后,貌似也不很成功,至少到现在他左眼还是看不见东西,不知道以后角膜是否能长得很好,希望很渺茫。但至少别再复发了吧。我们身体的任何地方,只要是真菌性感染都必须引起重视,因为现在能抑制、治疗真菌的药物就那么几种,很有限。

六,2015年6月1号,正式跳槽,从话语跳槽到一个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,职级差不多,都是部门经理,管理的人要少很多很多,但也不觉得是什么损失。我觉得我在话语没做出什么贡献,继续也做不出什么贡献。

七,2016年大概1月份,搞了一台大排量摩托车,红色benelli 600,简称BN600i,车重,但操控还是很好。2016新年骑回老家各种装逼,过年回到重庆就贱卖了。国产货就是国产货,有各种我不满意的地方,但大排的梦不会灭。过两年还是会再搞一台进口大排摩托车作为日常通勤。没骑过摩托车的人,是不了解摩托车的便利性,至于安全问题嘛,安全在于人,而不在于交通工具。

八,2015年底,爷爷得了流行感冒,由于没有人在家里,拖了很久。根据爷爷回忆,走路的力气都没得了,险些丧命。后来还是二姨上街路过爷爷那里,进去才发现爷爷病重厉害。 不过就是普通感冒,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孤独老人来说,就是绝大的危险,因为没子女在身边。所以,爷爷经过这件事后也想和我们生活在一起,我也因此有了一个新的目标:在重庆主城区尽快换房子,要换成三室一厅。这样,我、老婆、女儿、岳母岳母、80岁的爷爷就能生活在一起了。

这一年半之间,主要就只记得这些事了。所以,博客还是要坚持写,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,也算是人生中一个财富。

突然觉得好累好累

2014年9月24日

最多还有六天的时间,我就要在承诺的时间点交出产物。之前预估不准,合作的同事技术不给力,半天解决不了一个问题,现在感觉时间越来越紧张,但是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,想多了,心里很累,但又很焦急。我不断地不断地心理想:慢慢来,一个一个问题解决!但还是很累,浑身无力。

我老婆也不会理解我这些,她才不管我的死活。她不会来理会你现在是个什么处境,遇到什么困难,需要什么帮助。她只有找我纠结鸡毛蒜皮的事,还动不动发脾气,冷战。这完全是在给我心里添堵。突然感觉好孤独,无助。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我一直坚信的话,凡事只有靠自己。

努力艰苦奋斗的脚步不能停下来,即使以健康作为代价,即使现在还看不到什么收益,我也要以赚更多钱为目标。我现在根本不用想生活的目的,也不用做什么平衡,不然,钱赚得少了,家里也会看不起你的。

有时候感觉头皮发麻,我在想我是不是就这样突然死掉了呢?现在死掉一定有人会埋怨我的。

心里堵得慌,心里好焦急。这是正常的压力还是不正常心理感受?我是不是挺过去又成长了一截?有人能鼓励一下我吗?

想女儿了

2014年3月3日

昨天早上女儿又回合川了。这次来重庆也只呆了三四天,然后就感冒咳嗽,咳得吐。女儿现在两岁三个多月,来重庆来了不到十次,每次来都是带着感冒回去,而且是很严重的感冒。丈母娘说这个方向不能走,回去边医治边找“仙娘婆”看。虽然我知道这是迷信思想,但也不好辩别什么。

女儿到重庆来,也许是见到爸爸妈妈了,比在家里更加能折腾。很兴奋,十一二点钟也毫无睡意,满屋跑来跑去,爬上爬下,浑身汗水湿漉漉,这种情况下是很容易感冒的。

上次和女儿呆在一起,她还不怎么会打开手机游戏,这次自己完全能操作安卓手机,能直接打开想玩的游戏。上次都还不会拿筷子,这次已经能用筷子夹菜了。吃饭也能自己吃,让人更加省心些。

现在更是个爱哭鬼,只要是抢了她的东西,或是藏了她的东西,她能感受到委屈,哇哇地哭。

阿黛尔的生活

2014年3月1日

上周看了一部电影叫做《阿黛尔的生活》,讲的是女同性恋的故事。拍得很真实很接地气,可以看到女主角脸上的青春痘,也可看到被剃毛后光洁的阴部上卷起来的阴唇褶皱。影片中出现好几次吃意大利面的镜头,搞得我都很像出去试试意大利面。曾经无数次猜想女人与女人之间如何取悦对方如何做爱的场景,现在终于比较直观地看到了。这真是一部伟大的电影,推荐大家静下心来看一看。

我跟老婆不止一次提到同性恋这个话题,我一再表示我很能理解这个群体,但是她表示很难接受,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接受,还是根本没有认真思考过。早几年前我就看过欧美那边的有关同性恋的电影,看得泪流满面。我极其认同他们,并不是因为我看了这些电影,受电影影响,而是我认为世界上人人平等,人与人之间都是不同的个体,大家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很正常。对于同性之前的吸引,虽然我感受不到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,但我相信它和我们男女之间的情感一样。有的人一谈到同性恋感觉反感,可能他们都想到同性恋之间亲热做爱的事情上。比如男人之间互相吮吸阴茎,互相抽插肛门,女人之间互相吮吸引导,互相用手指搅动阴道。这种事在真实环境下,就算是男人和女人做起来,旁观者也会觉得恶心的。

拖延是种病,得治!

2014年2月24日

在周末的最后一个小时,我终于去洗了一个澡。这个澡是我计划着周六上午洗,结果拖延到现在。这两天浑浑噩噩,只干了两件算得上事情的事:买了点水果去医院看望大姐夫,给老婆做了一顿麻辣鱼。其他时间我看了美剧《纸牌屋》第二集1-10集,看了电影《百万奖金梦》《僵尸》《阿黛尔的生活》《私人订制》。

其实我很想见我女儿,都快一个月没见着了,肯定又长大了些,又懂事些了吧。但是我终究没回去。

我自己规划了很久了的网站,只搞了不到十分之一,这一个多月来几乎没动过它。

U盘里装有公司未做完的工作,本来打算周末抽点时间完善下的,结果一点没做。

我计划在三个月内把所有的高中同学都联系一下,结果只开了个头,这个周末也没任何进展。

贪图安逸生活的小丑

2014年2月9日

不知不觉三个月又快过去了。今天是年假的最后一天,最近两三天一想起快要上班了,心理就纠结得很,一想起2014年即将面对的工作,心理感觉压力很大,很大,以至于我有两天晚上梦到工作梦到同事。

十三天的年假是一年中最长的假期了,我一如既往地回到老家看望婆婆爷爷,给他们买蔬菜,给点他们生活费。只要是婆婆爷爷想要的东西我们都会买回来,用自己赚的钱分享给婆婆爷爷,感觉很有成就感,而且很痛快。爷爷的头发更花白,好在他依然那么健康那么健谈;婆婆的身体状况比上次回家看到要好得多。

记得上次元旦节回到老家,婆婆说到了晚上全身都痛,彻夜彻夜地痛。望着婆婆疲倦的表情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我不知道能做什么,马上就九十岁高龄了,身体各个部分越发衰老,这一切好像很正常很无奈。到镇上医院去看吧,基本上解决不了什么问题,即使再舒适的小车来接送,对婆婆来说都是无谓的折腾而且很危险。

平凡的生活稳中求变

2013年11月17日

一, 国庆节回来,很快又过了一个月。这一个月里我白天铆足了劲在工作,很充实的感觉;晚上回来基本上都是看电影看电视剧度过了,又有些荒废,个人的网站几乎放弃没管了。

这份工作我坚持做下去,应该会收获很多。领导一直在给我打气,公司平台机会也很多,可以见识各种产品,熟悉各种模式,接触各种业务,还要负责带两个同事一起做,负责引入新人。无论是自身做事的能力,执行能力,还是把控能力,统筹能力都受到了挑战,有不少时候感觉知识不够用了,现学现用。

二, 这两个星期我在玩公司研发的手机游戏,内测期间获得名次,手游部门会发奖的。我很用心地在玩,我玩游戏很弱,但却很意外地获得了第一名,捧了个沉甸甸的一个漫步者音响回家,特别开心,也省了我300多元买音响。从小到大我还没得过什么奖。